真的很器用

二宮家的PS4掌机:

【转自剧组IG】
不愧是我尼!!
越来越期待新剧了💛接着99.9看💜

❤️❤️❤️

雪苡:

[新ドラマ]二宮和也主演!日曜劇場『ブラックペアン』4月スタート

TBS官网预告

关于黑色止血钳原作

超级期待了

红烧胖大海:

〈之前从没看过相关系列,目测这之后相关系列也不会去读。从N先生上剧的报知确认之后就去买原作来读,到手之后花了一天时间一读到底,心情比较复杂,缓了一天,然后试着将情节及自己的感想梳理一下。〉




万字预警!!


原作有关内容翻译自 講談社文庫新装版 ブラックペアン1988


纯粹个人兴趣,可以说只是因为二宫和也才阅读这部作品,不是书粉,不是作者粉。


医学门外汉,均为个人翻译及观点,不代表其他,文法或理解上如有不妥可以指正。


涉及严重剧透,请谨慎食用,玻璃心别看,看了也别攻击我。


 












**关于作者:


海堂尊(1961—)


毕业于千叶大学医学院。曾以『チーム・バチスタの栄光』斩获大奖,以小说家身份华丽出道[1]。所著小说众多,现任独立行政法人放射线医学综合研究所・重粒子医学中心・Ai情报研究推进室室长。





[1] 中译名《白色荣光》,该系列登畅销榜首,先后被改编搬上电视及大荧幕。主人公为东城大学医学部附属病院心疗内科医生,田口公平,在《黑色止血钳》中田口尚且是医学部二年生,在世良的指导下参与了五天的实习;同时在《黑色止血钳》里作为讲师登场的高阶权太在该系列中已经成为东城大学医学部附属病院的院长。由此可认为《黑色止血钳》和该系列处于同一世界观,并早于该系列的时间线。





**关于时间线及故事平台:


《黑色止血钳》的故事发生在1988年泡沫经济发展至顶点即将崩坏的日本。樱宫是一个拥有二十万人口,勉强可以算在首都圈内的小地方都市。故事的主要平台东城大学医学部附属病院即位于这里。全书以刚刚通过医师国家考试的新人研修医世良雅志的报到经历和初入职场的观察为线索展开情节,描述了世良在综合外科学教室的几位性格,经历,以及医学理念技术特点十分迥异的医师影响下逐渐成长的过程。叙事线为1988年5月至11月,其中也涉及到了多年前不为人知的业内真相。


另外,结合前述这部书同该作者其他作品的联系,可以认为《黑色止血钳》是东城大学医学部附属病院所发生故事以及人物关系的最初起点。






**关于主要登场人物[2]


 


医師組


 


世良雅志【世良雅志(せら まさし)】


本书主人公。刚刚进入东城大学医学部附属病院综合外科学教室的研修医。曾参加学校足球社团,喜爱运动。敢直言,经常在教授面前不顾周围人的反应提出疑问。


 


高阶权太【高階権太(たかしな ごんた)】


个头不高,对医疗体制改革极具热情。从被成为天下之帝华大学聘来担任东城大学医学部综合外科学教室的讲师,对主人公世良直接负责,是世良的指导医。


 


渡海征司郎[3]【渡海征司郎(とかい せいしろう)】


综合外科学教室的医局员。资历达十年但一直自己拒绝一切晋升机会。平时基本不出席会诊等集体会议,且举止颇显轻浮,心高气傲。手术技巧十分高超,因平时总待在外科手术室的休息室,被称为手术室的“恶魔”。同时也是综合外科学教室为数不多的对食道癌患者进行执刀的经验者。与外科学教室一把手佐伯教授之间有不为人知的过去,并成为这部书的核心线索。


 


佐伯清刚【佐伯清剛(さえき せいごう)】


综合外科学教室的教授。因在其腹部外科的专业领域成为能够代表整个日本的“国手”,综合外科学教室亦被称为佐伯外科。他既重视技术也强调威严。在手术中总会要求准备一支黑色止血钳。作为候选人正在准备即将到来的院长选举。


 


垣谷雄次【垣谷雄次(かきたに ゆうじ)】


综合外科学教室的医师。同属足球部,是世良的前辈。胸部大动脉瘤摘除手术的专家。


 


黑崎诚一郎【黒崎誠一郎(くろさき せいいちろう)】


综合外科学教室的助教授。心脏血管外科组的top人物,一直对到任不久的高阶抱有不满。


 


北岛【北島(きたじま)】


研修医,世良的同期。表现优秀,被上司信赖。


 


关川【関川(せきかわ)】


综合外科学教室入局第五年,世良的上司。


 


看護婦組


 


藤原真琴【藤原真琴(ふじわら まこと)】


手术室兼ICU的护士长。一直对高阶和渡海的言行以及猫田爱睡午觉的习惯特别介意。


 


猫田麻里【猫田麻里(ねこた まり)】


手术室的主任护师。执着于睡午觉,经常在渡海的外科室小憩。


 


花房美和【花房美和(はなぶさ みわ)】


手术室护士。经验尚浅,与世良关系交好。


 


医学生組


 


田口公平


医学部二年级学生,在外科室参与了为期五天的实习,受世良指导。对于渡海不考虑患者心情的做法持否定意见。曾在手术的见血过程中被血喷到而昏倒。是之后『チーム・バチスタの栄光』的主人公。


 


速水晃一


医学部二年级学生,在外科室参与了为期五天的实习,受世良指导。肯定渡海的想法。后称为综合外科学教室的研修医。


 


岛津吾郎


医学部二年级学生,在外科室参与了为期五天的实习,受世良指导。后成为该院放射线科助教授。





[2] 该部分根据原作并参考维基百科整理。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3%83%96%E3%83%A9%E3%83%83%E3%82%AF%E3%83%9A%E3%82%A2%E3%83%B31988


[3] 即N先生将要在电视剧中担当主演的角色,并非原作主人公。







**关于主要的专用医学名词:


スナイプAZ1988


由高阶导入并积极推广的食道自动吻合器,用于食道切除手术,能够降低手术中人为的缝合不全所引发的风险,推广使用后可不依赖于主刀医生个人的缝合技术[4]


ブラックペアン

黑色止血钳。普通止血钳为银白金属色,而全黑色的止血钳则是由佐伯教授特别注文用于手术,这背后便隐藏着故事核心的缘由。



[4] 文库新装版第85页。







**关于渡海


❶初登场


 


在针对食道癌患者皆川妙子的术前会诊中,高阶因强力主张使用食道自动吻合器(スナイプAZ1988)而与在场医师意见相左,在高阶和佐伯二人对峙不下的时候,渡海出现。


新装文库版p80


这时候,突然听到一阵轻笑,众人朝笑声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高个子的中年男人身穿白大衣,不系扣子。他翘着腿,靠在身后的折叠椅椅背上,就那样直直看向高阶讲师。


“没想到,从号称天下之帝华大学而来被夸上了天的讲师,居然是个白痴外科医生呐。”


 


紧接着被高阶问及身份:


男人晃晃悠悠站了起来。


“鄙人万年咸鱼一条,无职称里最年长的医局员,十年选手渡海。还望您记住我。”


言毕,渡海两根手指并拢,朝高阶讲师致了个简略礼。


 


高阶质问渡海为什么要说他是个白痴外科医生:


渡海慢慢回过头,如同踩垒的投手一样转了转肩膀。


“那是因为,你说的要是不用器械进行缝合就会缝合不全啊,不过就是缝合的水平不够而已。”


渡海看向高阶的眼神里隐隐露着挑衅,他继续说到。


“如果是我,这样的手术从前胸部下手按照传统方法三小时就能完成,当然了,不会出现缝合不全哦。”


 


面对高阶对食道自动吻合器的推广热忱时:


 “完全无所谓的东西,一点儿也没意思。”


渡海冷冷地看着高阶。


“真是个傻子。外科医该是要想着如何提高自己的技术水平。要真是靠那玩意谁都能进行手术的话,有人会感激?结果无非是贱卖外科技术罢了。你想要实现的东西恰恰是在从根本上摧毁外科的根基。”




❷性格和语言特征


第92页嘲讽垣谷时:


 “没办法哟,手术的技术能达到什么水平,是一开始就注定了的。好比你无论怎么努力也不可能达到我这样的水平,就算是你把你白大褂上的扣子系成了花团锦簇的牡丹,也没办法的呀,你说是吧。”


“诶呀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不讲理,对不对。”


 


第93页调戏世良时:


渡海轻轻敲了敲世良的肩。


“小小的一年生还敢在方才会诊的时候发言,真有骨气,我很喜欢你呀,要不要我收你做小弟?”


“不行,世良的指导教官是高阶讲师,这已经决定好了。”垣谷闻言立刻反对。


渡海则继续说,“不过是大叔独断专行而已,没必要理他。怎么样啊小世良,要不要接受我的指导试试看?”


有那么一瞬间,世良竟觉得,来自渡海的邀请如此有魅力。


 


第100页继续调戏高阶和世良师徒二人:


[上班前换衣服,世良本来在一个人练习打结。]


 


这时候渡海朝这边走来。


他将长袖白衣半搭在肩上,抱着胳膊的样子就像个游手好闲的武士。


“噢,小世良!上班还真是十分优雅,这是在练习把扣子的绳结系成牡丹花吗,是为了告诉别人说,看,我是个很认真的研修医,对吧?”


换做平时,世良早就面对揶揄果敢回击了,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面对渡海反而迟迟难以还口。


渡海穿上了白大衣照样抱着胳膊,继续对世良说。


“你这种练习重复多少次都没有任何用的,只是自我满足而已,不管怎么练习,无法用在实战中就都是瞎扯。”


 


这时,背后有人问到。


“但是练总比不练要好吧”


渡海回头一看,是将白大衣整整齐齐穿在身上的高阶讲师。


世良顿觉松了一口气。


渡海对高阶说,“漂亮话就别说了,高阶桑。”


对于渡海这样随意又直接的话,高阶讲师微微皱了皱眉。


“这个不是什么漂亮话。”


“那,也就是说你认为这样的练习的确对实战有用咯。”


高阶讲师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渡海,“对啊。”


渡海耸了耸肩,大笑出声。


“什么嘛,还真是个凡人。”


 


接着,渡海朝高阶讲师挑了挑眼,说到。


“你现在是去对患者进行告知吧,能让我也一起旁听吗?”


高阶讲师静静地点了点头。


“十分欢迎,毕竟您是这场手术的第一助手。”


渡海眼神深邃,轻轻地笑了。


 


第106页旁听高阶的告知时:


渡海原本坐在高阶讲师的身后,一脸无聊地弹着自己的指甲,闻声向前坐起了身,表情活像一支竖着耳朵的山猫。


 


第123页手术正式开始之前被世良找到时;


世良轻轻推开门,听到有清亮的女歌声合着旋律流动,他进了房间后四下观望。


床,洗面台,一面大镜子,简直就像酒店里的客房。


 


世良睁大眼睛一看,渡海横躺在沙发上,正枕着自己的胳膊小睡。


兴许是感受到了世良的靠近,渡海缓缓睁开眼睛,和向下看他的世良视线相接。


他坐起来轻笑。


世良一副诘问的模样,“您还在这里做什么?”


渡海回答。


“有一种叫做五体投地的放松方式,别名,冥想。”


我看只是在打盹儿吧,世良在心里忍不住吐槽。


 


第126页作为高阶的第一助手进入手术室时:


手术准备就绪,这时,自动门打开。


渡海慢悠悠晃进了房间,一连打了好几个哈欠,连带着一旁负责拿器械的猫田也跟着打起了哈欠。


渡海立马说,“哟,小猫田还是一如既往喜欢到处打盹儿。”


“我并不想被您说。”


“你这问候可真够厉害的。”渡海不由笑了。


 


第166页术后的精致生活:


渡海用剃须刀剃完了最后一下,啪啪在脸上拍上了一层微香乳液,周遭顿时飘着一股淡淡的香气。


 


第182页直接对胃癌患者小山兼人进行告知时:


“在佐伯外科有个传统是不直接对患者告知癌症诊断,若是胃癌,便说是胃溃疡。但唯独我是例外,我只告诉患者真相。”


“至于说为什么其他的医生会对患者撒谎而不说出真相,我想他们是觉得癌症无法治愈,所以不敢说。”


“但我不这么认为,我相信癌症可以治好。”


 


小山听后眼睛顿时亮了起来,“真,真的可以吗?”


面对小山的询问,渡海信心满满,他点头。


“是的,但存在条件。”


 


“什么条件?”


 


“即在手术中将癌细胞全部切除,一个不留。但凡身体内留有哪怕一个癌细胞,就算出局。”


 


接下来是一段专业的医学分析,渡海用最直接的语言表达了手术需要的各项条件以及有可能会出现的各种意外,告知小山手术有成功率但不高。


 


“我的职业生涯里缝合不全的几率为零,是这里的最强业绩。”


“但是正如我方才所说,这个数字是个奇迹,也许明天你的手术时有不幸降临,我缝合不全为零的纪录被更新也说不定。那就是只有神才知道了。”


“总之,明天我会和往常一样认真操作手术,但结果不能向你保证。如果你觉得没问题的话就请在这份承诺书上签字,然后送到护士站就好。”


 


第198页渡海主刀手术时突然让世良来操作患者的左胃动脉结紮,世良操作失败引发大出血,渡海止血成功后继续调戏教育世良;


“手术结束。接下来就拜托给小世良啦,你可要听话,毕竟我是把快要被你杀死的患者抢救回来的正义大英雄。”


 


(但其实渡海又自己在术后的报告书里写了经过一切顺利,渡海医生的用心实在是很棒了。


渡海和高阶还因为世良在经过这一次打击之后会不会辞职而打赌,高阶认为不会,还亲自去世良家劝说,为此当世良重新回来上班后渡海输给了高阶一包七星烟。)


 


被世良感谢后贯彻傲娇人设:


“小山桑的病历簿记录,谢谢您。”


渡海没回头,只是停住了脚步。


“你说什么?”


“我在佐伯外科待了两个月了,基本上所有医生的笔迹都能认全,可是唯独昨天小山桑病例上的笔迹是我第一次见,而我唯一没看到过笔迹的人,就是您。”


渡海无所谓地耸耸肩,晃悠悠地走出了房间。


 


医疗态度


第107页否定高阶时:


“‘手术一定会成功的’,说这类的话是外科医的禁忌,这种事不可能的不是吗?所谓告知,关键是将失败的可能性传达给对方。”


 


第130页手术进行时:


“在我看来,癌症就像小猫咪一样可爱。”


高阶讲师的手顿时停了下来。


“癌很可爱?”


渡海一脸惊讶地看着高阶,“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你是扭曲到什么程度了才能说出这样话?”


“嗯?不理解?你我这些外科医可是靠着这些家伙混饭吃的。”


 


第190页被田口等人质疑告知方法对患者不体贴时:


“告知就是要一次性传递事实,让患者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以免这之后和患者或者患者家属一直纠缠不清。如果患者没有十足的心理准备,就没有接受手术的资格。要知道,接受手术的人是患者本人,而不是我们。”


“医生并非志愿者,是治疗疾病的专家。如果想要寻求心理的庇护和安慰,去找心理咨询就好了,这不是外科医生的工作。”




❸往事


第254页向世良讲述和佐伯教授的过往:


“我受这样的特别优待就应该心怀感激?开什么玩笑。我受这样的对待是理所当然,是大叔在为他当年的罪抵过。”


“故事要从十七年前大叔和我父亲之间的交集开始讲起。”


 


接下来渡海的讲述不详翻了,这算是情节上的一次重要反转,严重剧透,不想看直接关掉。


 


 


 


 


 


简言之,渡海的父亲曾是东城大学医学部的内科医生,因为合作关系认识了当时担任外科助教授的佐伯,二人成为好友,佐伯在外出参加学会时甚至将科内的事务托付给了不同科的渡海父亲。


这期间,有一位曾接受过直肠切除手术的患者飯沼因腹痛来医院做检查,却被发现腹部有手术时遗留在内的止血钳,而这位患者当年手术的主刀医生正是佐伯。


渡海父亲建议即刻手术取出腹部遗留的止血钳,但向上反映后却被告知事态要被隐藏,不能动手术取物。


在两方的激烈冲突中渡海的父亲被调到了县外的医院,并一直在那里郁郁而终,当年的事情就这样告一段落。




 


❹渡海的结局


由于小说并非以渡海为主线,穿插介绍了世良的感情线,世良与医学生的互动线,高阶对自动吻合器的坚持以及和佐伯之间的讨论对立等等,这里不多提,只关注渡海这条线。


 


时间线到了1988年的11月份。


为了院长选举而积极准备的佐伯教授,历来手术经验丰富,但学会业绩薄弱,因此准备在国际学会上做发表。在赴会期间,佐伯将负责工作委托给高阶。


 


然而就在佐伯离院参加国际学会的同时,当年那位叫做飯沼的病人再次因腹痛而紧急入院,并被推上了由高阶和渡海联合主刀的手术台,这次渡海无论如何都坚持要将曾被佐伯遗留在病人腹中的止血钳取出。


手术时间和佐伯的发表时间重合。


佐伯在发表前得知这一消息后果然立刻喝止,不允许手术进行。






接下来涉及再一次严重剧透,全文的最终反转,不愿意看真的可以到此为止。


 


 


 


 


 


 


 


 


 


 


渡海将患者的腹部射线图拿给高阶,并说明了自己的判断,患者腹中的遗留止血钳需要被取出,高阶表示赞同,并行使了现行负责人的职权准许手术进行。


因此,不顾佐伯电话里的强烈反对,渡海和高阶坚持进行了手术,万万没想到佐伯竟改变学会行程赶回医院并出现在手术室,再次要求渡海不要将止血钳取出来。


渡海最终还是将那枚银白色的止血钳从患者腹部摘除。


 


可本以为到此结束的手术却突然出现大出血,由于出血点难以发现渡海和高阶均无法做到有效止血,佐伯迅速进入操作台进行止血,并向渡海说明了当年的真相。


原来,患者腹中的止血钳并非被忘在里面,而是佐伯在手术中为了紧急应对止血不得不想出的办法,只有这样才能挽救患者,但自那之后他就特别注文了和普通止血钳颜色不一样的黑色止血钳,以此警戒自己并暗下决心当这样的止血钳再次以这种用途出现在手术台的时候,就是自己辞职之时。


最终,佐伯通过黑色止血钳以二十年前相同的手法完成止血,黑色止血钳再次留在患者腹部。




第356页明白了真相的渡海:


「今さら辞めれば済むと思っているのか?親父は不名誉な形で辞任させられ、世間から白い目で見られ続けた。それなのに、これで幕引きか?うんざりだ。こんなくだらないところは、こっちの方からおさらばだ」


渡海は血塗れの術衣を脱ぎ捨てていく。上半身裸になると、じろりと場を見回す。そして、渡海は大股で手術室を出ていった。


 


渡海告诉世良,这次的事件一定要有人承担责任,不能是佐伯也不能是高阶,只能是他,而他的的确确没能通过射线图判断出止血钳并非被忘拿而是专门用来止血。世良问他为什么会为这个他并不喜欢的外科着想,渡海有一瞬间看向了远处,自言自语说,是呀,为什么呢。


 


 


最终渡海离开了医院,没人知道他的去向。




**主要矛盾冲突


其一;渡海和高阶在医学态度上的冲突。


高阶指出渡海只是技术高超的手术“职人”,渡海则说这便是对他的最高赞誉。


高阶不赞成渡海一味追求技术而忽略了医疗的本质,声称自己来到佐伯外科的目的就是要改变现状,让这里的医疗重回正轨。


渡海与之针锋相对,告诉世良说没有技术含量的医疗是低质量的医疗(我认为渡海这里所说的技术是强调手术者熟稔高超的手段,并非高科技,他认为高阶带来的自动吻合器对于一名医生来讲反而是没有技术)。渡海认为再如何讲求内心的锻造,无法治愈患者就是失败。对于外科医生来讲,手术的技术水平就是全部。


 


其二;渡海和佐伯因往事而生的冲突。


前面基本说清楚了,不赘述。


我个人是不太懂佐伯最后才告知理由的原因,也许是不愿面对自己用手术钳止血的应急手段吧,但渡海却的的确确怀着对佐伯的误读对父亲的同情走到了现在,最终算得上潇洒地承担了自己的那部分事故责任,开始新的生活了吧。


 


**关于日本网民评论 by.https://bookmeter.com/books/4702598


 


“角色的塑造很成功,没有完全的恶人。同时添入微量的恋爱元素作调节读起来很舒服,仿佛是一道咸淡正好的料理。”


 


“非常有意思,可以理解为带有医疗色彩的娱乐小说。既能饱览这些青梅竹马的人物角色年轻时的模样,还能有对新旧医疗体制对立的思考。小说没有特定的敌对角色,每个人都在其中坚信自己的理念,各有善恶。这些人中我最喜欢渡海,如果有人能早点告诉他当年的真相,大概就不会出现如今这样的事态,也不会有如此令人心伤的结局吧。如果佐伯教授能够助他回到正道的话,外科室的光明手术刀和黑色止血钳就能一直齐聚了。果然直到最后都充满了戏剧性。”


 


“这个系列里我个人最喜欢这一本。”


 


“原来这就是一切故事的开始啊。”


 


 “重读了一遍。渡海真的好帅气啊。这之后大概会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放浪形骸吧。佐伯教授也很厉害,大概久居高位既得不忘初心也要有责任感和觉悟心吧。同时能看到年轻时的高阶先生和藤原护士也很高兴。”


 


“这部是海堂作品的原点。一个融合了与佐伯外科格格不入的渡海的医疗剧。直到最后才能明白书名的含义。”


 


“能看到这些人年轻时的模样太好了,田口为什么对血苦手以前未曾细细讲述现在总算明白了,十分开心地读了下来。但是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渡海医生啊?我要接着读这个系列了。”


 


“高阶真是不简单,渡海医生则着实是天才。海堂的作品里出现了很多天才式的角色,但每一个都能被塑造得恰到好处没有重叠。”


 


 “本想随意读一读没想到出奇花费时间,那三个人(指的是后来系列里成为主角的那三个实习学生)出场我真的很开心,然后就看到了最后,对结果十分在意啊,渡海医生究竟会怎样呢?”


 


 “比起别的系列我最喜欢这部。渡海医生一定是容貌帅气的人。”


 


 “果然和别人介绍的一样有趣,还是实习生的田口,速水和岛津。还有花房和藤原护士长也出场了,简直就是バチスタ的原点嘛。不过当然了,还是对渡海很在意啊。”


 


 “看到了腹黑的高阶医生刚到东城大的故事,还有让人唏嘘的渡海医生,其实一定有着一颗相当温柔的心吧。”


 


“好看!高阶院长还是讲师的时候!黑崎教授还是助教授呢!能够追溯很久的故事,世良好帅的。但是渡海医生不会再出现了吗?虽然吊儿郎当的…但是我很喜欢。”


 


 “诶呀真的好有趣,田口,速水和花房还有岛津他们,连藤原护士长都出现啦。还有就是,对渡海医生后来的事情好在意,还会不会再出场呢?”


 


 “泡沫经济最盛的时代。这本是主要讲述渡海的故事,很有趣。佐伯,高阶,渡海,每个人物都很立体,再就是止血钳很有存在感。”


 


 “有着和バチスタ系列不同的乐趣。真的很希望渡海再次登场,按照这个发展趋势不知道能不能和现代相接。”


 


 “很有趣。原来以前的高阶和藤原是这样的关系呀。还有渡海,一开始以为就是个很讨人厌的角色,但结果完全不同,很想知道渡海之后的故事。”


 


 “渡海,很厉害。”


 


 “读到最后才懂,原来题目是这个意思。情节跌宕起伏我都要起鸡皮疙瘩了。但是不太懂…为什么佐伯教授不早些告诉渡海真相呢?对于缺乏想象力的我来说实在很难懂教授的用心了。渡海好可怜,如果没有那么强的怨恨一定会有好结局的…渡海医生,请一定要幸福,为你祈祷。”


 


 “讲的是世良医生年轻时的故事,这个时候高阶院长还是被称为小天狗呢。佐伯教授和渡海医生之间的错杂关系让人难过,果然人的想法很难如愿传达,人的恨意也不会轻易就磨灭。”


 


 “不论男女每个角色很好帅气!帅爆了。总算明白了高阶院长为什么会有小天狗这样的外号。佐伯教授也好帅。女性角色的话,藤原护士长,猫田主任,大家都好酷的…但是,我最喜欢的果然是渡海。他有一种邪魅的吸引力,很想知道他之后怎么样了…也许,在哪一座不知名的小岛上开着小诊所当医生吧。”


 


“这是我读的第一部海堂的作品。虽说是取材医疗,但出现了各种各样的人物角色,展开十分丰富,出乎我的意料。”


  


 “每次读海堂的小说我都觉得,登场的人物个性鲜明,就算人名各种各样都不会搞混,这一点真的好厉害。这一次又是不一样的系列,让我了解到了高阶院长以前的故事,和目前为止的印象很不一样呢。我个人更喜欢渡海,十分丰富的人物,印象深刻,还想继续看下去。”


 




**结语


总体来说,读完原作后渡海的悲剧色彩让我联想到了白金数据里的神乐龙平。


自己所坚持的真相被证明是应该被怀疑的,这种反转就显得并不新鲜了。


 


如同不少日本网友的书评,若放在整个系列里再去看这部小说,渡海更多像是一个充满悲剧色彩的插曲。人们会好奇他,留意他,甚至记住他,想知道他后来的结局,但在整个作品中这并不是可以被细细表现的。


渡海这个类似于独立单元里的情节推动者,他背负着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和佐伯教授有关,同时他的言行和医疗态度影响了世良等接下来登上主舞台的角色们。最终,当年的事情真相大白,渡海或是说潇洒或是说凄凉地离开了这个他其实没那么看不顺眼的外科室,消隐了行踪。


难怪有人用悲伤来形容渡海。


 


我有一点印象深刻。


说来很有意思。我并没有看其他任何一部,感情走向并不了解,不过这部书中出现了世良曾因花房对渡海表现出了强烈的赞同而微微吃醋的情节。那时候花房说了一句话,她向世良解释自己所理解的渡海。


贴原文,因为说得真的很好,我翻不出来。


「弱い人間に対していい加減になれるのは、強くて優しい人にしかできない。」


 


世良说渡海敷衍含糊不靠谱儿,花房却说,只有真正强大且温柔的人才能够对弱者表现出“敷衍”。


 








如果你看到了这里,谢谢你。


希望通过我的表述能让你对渡海这一人物更多一些了解。


 


 


至于原作和电视剧的联系和区别有多大我不得而知,只能抱有期待,希望在电视剧中对我前述的不足之处进行一些改动。


毕竟,是一部号称主角是渡海的剧了,如果最终想传达的信息和表现的理念没有很大变化的话,可能得靠N先生的演绎去补足剧本中的一些缺陷了。


 


 


不好意思,全篇zqsg,都看到这儿了,如果不喜欢也不要骂了。


呼,终于可以放下这本书了。



希望明年成年后你能有多多的资源啊!cr:HONEYHOON

还是日常想你

晚安💤 cr:MILKFOAMBOY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今天也日常想你了!!!cr:DEAR HOONI

你怎么能这么可爱啊!真是只喜欢你啊!希望你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先记录一下自己的目标,究竟能不能完成也不知道就单纯记录一下,过两年打算去考个MBA或者MPA,还没想好是美国远程还是国内随便找一所读读!

入了银行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唉!真是说起来都是泪!

脑洞很大,文力不足

不知道有没有小伙伴看过英剧争分夺秒或者美剧夜班医生,主体都是男主去了战场,女主和男主掰了,然后男主从战场回来之后,和女主在一起工作了,然后就又在一起了之类的,不过争分夺秒才播了一季,还没到重新在一起,而是比较虐的女主答应了现任的求婚,男主心伤想要离开了!总觉得这两部写evanstan或者盾冬的AU应该很好看!不知道有没有太太有兴趣来捡捡我的脑洞。。。没有就算了,我还是继续自己脑内好了😂😂😂抱歉占用tag了